1. 首页 > 科技

AR五年浮沉:春天来了,这次别让它再进入冬天

2010年,在盛大创新院做系统软件的唐荣兴萌生了创业的想法。“移动互联网还有两三年的机会,还是想自己出去做一点事情,两三年后再回来给你汇报工作。”他对当时的老板,盛大网络联合创始人陈大年说。

唐荣兴是程序员出身,彼时已经在移动互联领域深耕超过10年,敏锐地看到了移动互联的变化趋势。当时唐荣兴的高中师兄廖春元在美国做人机交互、图像识别相关的技术研究,类似现在已广为人知的AR(Augmented reality 增强现实)技术。

唐荣兴对AR有极大的兴趣,相信它代表着未来,两人一拍即合,随即开始联合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创业。2012年,亮风台正式成立,天使投资人也是唐荣兴的高中师兄廖春元的同学。“他在不太了解我们做的事情的情况下,仅出于对人的信任,就毫无保留把钱给了我们。”唐荣兴说。

亮风台是国内第一批AR创业公司的一员。随后在2016年,随着AR公司Magic Leap、手游Pokemon go的走红,AR概念在国内被资本炒到风口浪尖,创业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,那一年被媒体称之为“AR/VR创业元年”。

但在不到一两年时间里,行业如坐过山车般进入寒冬,多家公司先后倒闭。直到近两年,随5G商用、“Meterverse元宇宙”等概念的出现,AR才重新迎来了发展机会。

亮风台一路随行业发展周期浮沉,见证了AR的五年变革,熬过了寒冬,但绝非顺风顺水。“今年已经过去十年,当初说两三年做出成绩汇报的诺言,还是没有兑现。”如今回忆过往,唐荣兴对时代财经自嘲道。

狂热

2015年,一座不大的篮球场内,一条巨大的鲸从地板上腾空跃起,随后在观众的惊叹声中消失在溅起的阵阵水花中。

这是美国创业公司MagicLeap发布的概念性AR视频中的内容,这惊世一跃,就此撞开了AR的大门,MagicLeap也成为了当时最受关注的明星公司。

“这个世界上永远需要有人去描绘现在看起来不可能的事情,MagicLeap最早激发了资本对AR的渴望。”唐荣兴说。

一年后,国内外都迎来了第一次狂热的AR风潮,创业者与资本蜂拥而至。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报告,2016年VR/AR行业融资事件为241起,创下历年第一高。

全球各大科技公司也纷纷涉足,苹果收购德国AR创业公司Metaio、阿里7.9亿美元押注Magic Leap、Facebook豪掷20亿美元元收购Oculus。一家位于美国的创业公司对媒体表示:“我们2016年融资天使轮的时候,见到的中国投资人是平时的20倍。”

洛杉矶地区最大的基金Upfront Ventures合伙人对媒体说:“那个时候的疯狂主要体现在估值上,溢价1.5倍到2、3倍不等。而且很多项目连商业模式都没有,只有技术就可以轻松拿到高额融资。”

亮风台也是在2015年左右才真正引起资本市场的注意,拿到了一笔纪源资本的投资。在此之前,亮风台基本是通过熟人引荐投资人的方式获取资金。

与火热的市场形成对比的是,很多AR企业在当时并未找到合适的落地模式,亮风台正处在摸索过程中。

唐荣兴一直坚信AR技术的未来,最初对自己产品的期待非常高,想做一款“物理世界的浏览器”,打破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界限。“刚开始创业时还年轻、满腔热血,抱着对技术的狂热兴趣,缺乏对市场的深入理解与思考。”唐荣兴说。

亮风台的第一款产品是名叫“幻镜”的手机AR应用,幻镜可以扫人民币、公交卡、身份证等,并在上面现出奇妙影像。但唐荣兴很快发现,幻镜并不能扫所有的东西,不少用户拿手机扫了之后会有挫败感,自己也觉得达不到将之做成“物理世界浏览器”的目的。

于是亮风台将该功能打包成SDK接口,赋能给各行各业的合作伙伴,希望通过合作伙伴的参与实现“万物皆可扫”,这便是HiAR SDK,合作案例包括OPPO 的 O-Video、腾讯的QQ-AR火炬传递、苏宁的AR抢红包等等。此外,亮风台又做出了国内第一款双目立体视觉AR眼镜,最开始希望针对C端市场,做消费级产品,弥补手机的视角缺陷。

但这一切并没有取得预想中的成功,AR应用在当时只是单点引爆,比如腾讯QQ-AR有一亿人参与,支付宝合作的项目也有千万用户量级。但整体来看使用SDK的客户整体数量依旧偏少,大多数公司还处在教育市场的阶段,且这些案例也未能推动公司更大的技术提升。AR眼镜也因为太重,用户反馈使用体验并不好。

“当时做的事情虽然保证了营收,但我们后来认识到,这并不是我们最擅长和要追求的东西。我们也一直在思考,AR在哪些场景才有最大的价值。”唐荣兴说。

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AR行业急转直下,进入了资本寒冬。

蜕变

2017年前后,正当亮风台筹备下一阶段发展的时候,唐荣兴发现,钱没有以前那么好找了。

“资本是要看到回报的,AR行业投资回报周期非常长,当时国内外都没有做出成功的案例,投资人逐渐失去了信心。”唐荣兴说,并且当时全球金融环境不好,投资机构自身也在勒紧裤腰带。

根据市场调研机构SuperData Research的报告显示,2016年,全球VR头显设备总出货量仅为630万台,这个数字远远低于年初几千万台设备的预期。前瞻产业研究院报告显示,2017年AR/VR行业融资事件154起,此后逐年减少,到2020年仅有37起。

亮风台也经历了行业的低谷与挑战,最终生存了下来,但更多的企业没有等到黎明。Blippar、Daqri、CastAR等一批明星项目宣布破产倒闭,Magic Leap也未能作出如当初宣传那样的的产品,一度被传处在倒闭的边缘。

国内也有大批企业倒下。一家AR公司创始人在公司破产后公开反思了自己创业失败的原因,称当时AR没有成熟的落地市场,产品做出来后,教育机构不愿意花钱买这么贵的设备,化妆品品牌觉得AR营销无法增长粉丝粘性,最后只能走向破产。“我觉得我们是起了个大早,不如赶了晚集的团队。”该创始人对时代财经说。

不过,作为国内最早一批AR创业公司,唐荣兴并不认同“起大早不如赶晚集”这个结论。“所有的弯路都是必经之路,我们只能尽全力做在当下这个阶段与产业链最匹配的事情。”

彼时,亮风台已经不再把目光直接对准C端市场,而是决定扎根垂直场景,先把AR的价值最大化。“后来我想清楚了,AR是一种技术手段,本质是满足需求,是要创造更有价值的东西。”唐荣兴说。

幸运的是,他们发现了工业智能制造这个场景。

当时,亮风台的销售人员在接触各行业的客户时,发现有很多制造业的客户对他们的产品感兴趣。当时制造业正面临技术人员青黄不接的时期,现有技术人员操作维修机器时还需要有老专家指导,但由于交通等问题,老专家的指导成本非常高。

一个比较极端的案例是,一个电器维修平台在西藏的客户设备发生了一些问题,需要找设备原产地的德国专家现场指导。专家需要先从德国到成都,再从成都到西藏,到现场后发现只是非常小的问题,几分钟便解决了,之后又要从拉萨再回德国,往返成本非常高。

为解决上述痛点,亮风台开始打造让“老师傅在线”的产品,他们将AR眼镜升级,推出了“HiLeia”AR通讯产品,工人只要戴上AR眼镜,就可以第一视角接受远程专家的指导。该产品的名称灵感来源于《星球大战》中的Leia公主,后者利用全息投影技术可以穿越时空与人对话。

当时国外已经有AR公司在做类似的事情,亮风台算是国内第一批把AR带亮风台算是国内第一批把AR带到工业中的企业。

目前,亮风台的落地场景包括智能制造、公共安全、互动文娱等。2019年,亮风台与昆明机场合作,机场执法人员戴上AR眼镜就可以实时看到可疑人员身份信息,精准执法。做到这一点,除AR技术外,还需要配套的人脸识别、大数据分析等AI技术的支持。

深耕行业后,唐荣兴才发现,每一个细分场景对AR产品的需求都是差异化的,比如机场执法人员需要眼镜更轻薄,更能适应户外光线变化。下一步,亮风台打算推出针对不同行业的标准化产品。

这一次开辟的新市场,用唐荣兴的话来说,“算得公司的一次蜕变”。

新生

进入2021年,AR行业重新焕发了生机。

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,2021年AR/VR行业融资数量为20起,其中包括多起数亿元人民币的大额融资,融资总额为28.33亿元,已经超过去年全年的28.26亿元。

各大科技巨头都在加码该产业,真正的消费级AR产品呼之欲出。

Facebook今年6月在线上活动中公布了基于视频通话的AR互动工具Multipeer API,该工具可用于Portal、Messenger、Instagram等多个平台,并表示正在研发一款AR“现实操作系统”(Reality Operating System)。

苹果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备AR眼镜,华为今年6月申请了新的AR眼镜专利,三星、OPPO也都发布了AR眼镜概念视频。对于手机厂商来说,在智能手机越来越难创新的当下,AR成了下一个“兵家必争之地”。

“元宇宙Metaverse”这个概念的出现更是为AR添了一把火。

元宇宙类似一个可以映射现实世界,又平行独立于现实世界的虚拟空间。在这个世界里,玩家拥有一个虚拟身份,可以在虚拟世界中社交、娱乐、游戏。

2021年,游戏公司MetaApp、游戏开发商Epic、“中国版Roblox”代码乾坤都先后获得了上亿元融资,腾讯、字节跳动、米哈游等游戏厂商也都在布局元宇宙。而VR/AR就是元宇宙必不可少的硬件,是构建虚拟世界的基石。

唐荣兴提到,在与行业中的朋友交流时,大家开玩笑说,“现在好像又回到了2016年,春天来了,这一次我们可不能再让它变成冬天了。”

对亮风台来说,今年也有新的机遇,5G、工业互联网、AI等技术的发展,不断推动着工业的智能化,工业互联、柔性制造、C2M等前景清晰可见,AR可发挥的作用会越来越大。

但唐荣兴也记得自己最初对AR的畅想。他表示,等产业链足够成熟后,亮风台未来也会进入消费级AR市场。

关于外部产业的变化,唐荣兴并没有看得非常重。他表示,资本过度的追捧也可能会导致产业泡沫的出现,AR一定是未来,但来的速度或许不会如大家想象的那么快。

“人们往往会高估新技术两三年的变化,却低估它十年的变革。”

本文由今日都市网发布,不代表今日都市网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